慢漫

寫下在中國的日子慢慢的漫漾開來.....

我以為我波瀾不驚了,結果心情鬱結成冰,一夜無法成眠,心底又痛又凍,謊言太傷我了,她或他的。我沒有任何親友,一人孤獨在上海,卻必須面對衝入家裡的女侵略者。故做堅強冷靜,很痛,痛到麻痺以為不再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