慢漫

寫下在中國的日子慢慢的漫漾開來.....

虛偽人世

覺得自己身體愈來愈破敗
靈魂愈來愈虛弱
等待著死亡
希望能平靜離開
燒了成灰 撒在樹下土裡混著雨水
等著夏日的熱氣將我帶上天
不再痛苦不再流淚
對人世已無牽掛
人世一切都是謊言,虛幻的
沒有快樂
不再留戀

大愛溫暖溫柔愛撫我的陽光。閃閃發光的草都讓我感動

到舊金山曬太陽

到舊金山散步,結果,心情仍然是冰凍鬱結的或許是舊金山全年冰箱式天氣,太冷了,昨天趕上陽光,坐在戶外曬著,整個人都暖了起來,心也放開了一點。閃亮乾淨的空氣陽光水,人生就該有如此生活

出國就發現自己的不足,張開口想說卻拼不出完整的一句話就是一個啞巴,對於語言的渴望就又熊熊燃起。總是如此回到上海舒適圈就一切懈怠。就是這種狀態這樣的個性,我才把自己活得如此窩囊。

不管如何告訴自己,別傷害自己,人生就是如此,心裡的鬱結仍舊是愈纏愈大愈重,這幾天不能睡,現在眼睛血管爆裂成紅色。很煩哪,這人生。

藝術是思想是哲學是社會學,是未來的想像,是自由浮想連篇,而不是永遠困在過去的榮光或囚禁在過去的困難。

我心裡的冰塊壓得我快無法呼吸,必須出去走走看展慢慢代謝,繼續活下去,走得不夠久不夠遠,生活好痛苦,看看末日景象一片虛無如我的生活

宣洩一下

我必須用文字發洩,不能再用眼淚宣洩,眼睛會瞎。今天出門時居然有點懼怕,怕有人坐在門外,晚上睡不著覺,坐起身來掉淚,今天呼吸不過來,必須外出走走,而我只要心情不好就想化妝,像戴上面具才能面對真實世界面對陽光。他不想說,一切像是沒發生過一樣閉嘴不談,反正他玩過了,任性不負責任的男人卻有人要他?我不懂自己也不懂她人。他任由我傷心放大傷口,反正痛的不是他。

我一年一年老去,他不受影響的悠遊人間,男女間永遠都不可能平等

我以為我波瀾不驚了,結果心情鬱結成冰,一夜無法成眠,心底又痛又凍,謊言太傷我了,她或他的。我沒有任何親友,一人孤獨在上海,卻必須面對衝入家裡的女侵略者。故做堅強冷靜,很痛,痛到麻痺以為不再痛了。

陌生女子衝我家

出去吃晚飯,回到家,電梯門一打開,一個陌生的女子坐在我家門口,我一開門進去。她隨後閃入說要跟我談?什麼?我並不認識你啊?接著就說要先借廁所,沒脫鞋直衝我臥室廁所,犯了我大忌諱~髒!出來然後就坐在沙發上不走了,說要跟我聊,接著就自言自語說跟他在一起兩年了我都不知道,他一直哄騙她哄騙我,然後說他們二個都是被欺負的人,接著跑來拉我的手說對不起可不可以把他讓給她,離婚。我一臉茫然,什麼?別對我耍可憐,我是女的這招對我沒用。況且你又沒懐孕,跑進我家要我離婚,又沒拿個幾億放我面前就直接叫我離婚?莫名其妙的一場鬧劇,都因他的四處留情招惹回來,卻叫我要面對,這時我就煩我自己為什麼沒投胎好人家,有個好娘家當靠山...